浏览量

透视嘉陵江跨境污染之痛:上游200余座尾矿库成隐患

(原标题:瞭望|透视嘉陵江跨境污染“广元之痛”)

▲ 嘉陵江广元段是嘉陵江的入川断面,多年来一直是当地主要水源 赵辉摄

◆嘉陵江是四川、重庆两省市10余座城市的重要饮用水源,生态屏障战略意义重大

◆上游200余座尾矿库是最大生态风险,大多数都依嘉陵江支流而建,一旦泄漏,很快造成水污染

◆连续发生跨界输入型污染事件,对嘉陵江广元段地表水与沉积物、水生环境与水生生物形成了一些难以评估的长期影响

◆根治跨境污染治理“老大难”,要“零容忍”打击环境污染违法案件、“严问责”重“黑色增长”轻环保的干部,还应打破行政区划壁垒,加快构建区域性污染联防联治体制机制,完善生态补偿机制。

透视嘉陵江跨境污染“广元之痛”

2015年遭遇锑污染、2016年遭遇柴油污染、2017年遭遇铊污染……地处陕甘川交界的四川省广元市作为嘉陵江上中游分界点,近年来频频“躺枪”,饱受跨境输入型污染之痛,影响城区及沿江城镇数十万人饮用水安全。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支流,嘉陵江是四川、重庆两省市10余座城市的重要饮用水源,生态屏障战略意义重大。《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期调查了解到,嘉陵江上游地区虽经大力整治,但200余座尾矿库及大量的采矿冶炼企业带来的生态威胁仍然存在,水污染风险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容掉以轻心。

记者走访中,嘉陵江流域沿线城市的干部群众以及相关专家纷纷表示,突破跨境污染治理困境,除了要零容忍打击环境污染违法案件、严问责“重‘黑色增长’轻环保”干部的同时,还应打破行政区划壁垒,加快构建区域性污染联防联治体制机制,完善生态补偿机制,从而有效治理跨境污染。

【生态广元频频“被污染”】

嘉陵江是长江一级支流,发源于秦岭北麓的陕西凤县,流经陕西、甘肃、四川、重庆四省市,是长江流域面积最大的支流,干流水质总体保持在Ⅱ类。

广元市是嘉陵江入川的首个城市,虽然地处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但广元近年来坚决抑制发展石墨烯、煤矿等矿产业,下大力气推进嘉陵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提出建设“中国生态康养旅游名市”战略。在财政吃紧情况下,广元斥资8亿多元整治了19条城市黑臭水体,并实现所有县城和沿江乡镇污水处理厂全覆盖;投入1亿多元取缔嘉陵江重要支流白龙江的1.47万个养鱼网箱,使白龙江水质达到Ⅰ类。目前嘉陵江广元段水质为Ⅱ类,全市森林覆盖率达56.18%,空气优良天数达到94.7%。

通常情况下,越处于河流上游水质越好。广元位于嘉陵江上游,虽“苦练内功”走绿色发展之路,但却无法“独善其身”。因输入型污染,广元近年频频“躺枪”,嘉陵江饮用水源多次受影响。

据《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

2015年11月23日,甘肃陇南市西和县陇星锑业公司尾矿库发生尾砂泄漏,约2.5万立方米尾砂排入西汉水,进而汇入嘉陵江,造成广元入川断面锑含量严重超标,成为当年环保部通报的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2016年3月22日,陕西省宁强县境内20吨柴油泄漏,造成嘉陵江水污染;

2017年5月5日,陕西省宁强县汉中锌业铜矿公司高浓度含铊废水直排,导致广元西湾水厂饮用水源地铊浓度超标4.6倍。

锑和铊都是重金属元素,进入水体将严重影响饮用水安全。

2015年锑污染导致甘陕川三省300多公里嘉陵江河段水体锑浓度超标66天,广元全城采取应急供水措施。

2017年铊污染,广元城区因此供水中断36小时,广元组织消防车、环卫车为群众送水,嘉陵江沿岸镇政府发布紧急通知,在问题查清之前“禁止人畜饮用江、河水,禁止一切水上作业”。

“最让人害怕的是上游输入型污染充满不确定性,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啥时候就落下来了。”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一些参与处置嘉陵江污染事件的人士说。

鉴于上游重金属污染风险高的现实情况,广元已经提升监测能力,加密监测频次,实现每月对嘉陵江干流进行109项全指标监测,力争实现及早发现污染,避免贻误时机。

痛定思痛,为了防止年年遭殃的尴尬,广元已选择上游城镇与工矿企业较少的嘉陵江支流白龙江作为新的城市饮用水源,而将嘉陵江干流作为备用水源,白龙江第二水厂一期工程将于2018年内竣工。

“对于涉及流域上百万人饮水安全的事,不能总靠运气。我们被整怕了,惹不起,躲得起。尽管换水源建水厂以及管网的投资大,但为了饮水安全,也必须建。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受访的一些干部群众说。

【上游200余座尾矿库成为生态隐患】

嘉陵江上游横跨陕西、甘肃的西秦岭区域是我国主要的铅锌矿产区之一,30余年开发形成了大量尾矿库。

长期关注嘉陵江上游水环境问题的重庆公益环保组织——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主任向春说,根据他们多次到甘肃、陕西实地调查看,尾矿库是目前嘉陵江流域最大的生态风险,大多数都依嘉陵江支流而建,一旦泄漏,很快造成水污染。特别是近年来由于市场疲软,很多矿业企业停产或半停产,不少尾矿库成为“无主库”,监管和治理的难度很大,风险较高。

据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统计,目前嘉陵江上游陕甘两地共有200余座尾矿库,主要分布于甘肃陇南市和陕西汉中市。以陇南为例,目前共有140余座尾矿库,储存尾矿砂近6000万立方米。

2017年4月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给甘肃的反馈意见也明确指出:“陇南市尾矿库环境风险较大。陇南市现有涉重金属尾矿库140座,存在安全和环境风险的110座,其中10座位于饮用水源保护区或涵养区,8座位于河流滩地,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这些尾矿库大多数系上世纪80年代前后建设,多为“河边、江边、路边”的“三边库”,或建于村庄上游成为“头顶库”,设计和选址不科学,大部分尾矿库缺乏基础资料,隐蔽工程的构筑和现状无从了解,经多年运行安全隐患较多。如2015年嘉陵江锑污染事件就是尾矿库溢流井隔板破损导致的。

2015年锑污染事件发生后,陕甘等地都强力整改尾矿库,但仍存在一些隐患。2016年10月,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志愿者在陕西凤县河口镇发现一企业尾矿库的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嘉陵江支流安河。他们对废水采样检测发现,总铅浓度高达8.33mg/L,超标约16倍。环保志愿者立即向当地环保部门举报,环保部门对企业进行了查处。

虽然近几次较大的污染事件最终都得到了及时处置,但跨境污染“后遗症”不容小觑。环保界人士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分析说:“连续发生跨界输入型污染事件,对嘉陵江广元段地表水与沉积物、水生环境与水生生物形成了一些难以评估的长期影响。”

相关阅读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创业故事

友情链接

前沿趋势 建站技术 创业故事 资本动态 酷站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7 scxfdb.cn. 遂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展示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