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

实名公开举报信:江苏省疾控中心出具假检验报

实名公开举报信:江苏省疾控中心出具假检验报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江苏省人民政府:

  我是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脊灰疫苗受种者杨冬乐的父亲杨苍胜。杨冬乐于2016年2月份(3月龄时)因糖丸疫苗接种导致了瘫痪,已于2016年11月16日由徐州市医学会鉴定属于疫苗接种异常反应(详见附件一),现又于2017年4月因儿麻后遗症致左侧髋关节近全脱位,至今无法站立。我和妻子也为了给残儿康复治疗,至今无法工作。我的整个家庭处于苦难中!

  即便这样,我仍坚决拥护国家免疫事业,因为我不想让孩子以后生活在仇恨里,我想让孩子热爱自己的国家。为此,我争取给孩子应有的荣誉,争取符合他身份的后续保障政策,让孩子能以自己为国家免疫事业做出贡献为荣!

  但,实际情况是:国家八部委文件在江苏省从上到下又能落实多少?仅在杨冬乐这一例疫苗接种异常反应处置中,从江苏省卫计委、江苏省疾控中心到下级卫计委、疾控中心暴露出诸多问题,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这些部门的玩忽职守、不作为、甚至乱作为,根本无视为国家免疫事业作出牺牲的幼小生命。我在想:当所谓的“恶魔抽签”降临在这些人头上时,他们又会是何种心态呢?现怀着悲愤的心情对这些部门进行举报,具体如下:

  一、未对国家八部委文件进行细化,只形式化转发,未督促落实,做甩手掌柜。

  国家八部委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处置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卫疾控发〔2014〕19号)于2014年4月4日发布,其中提出以下要求:各级卫生计生、教育、民政、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食品药品监管、残联、红十字会等部门和组织应当结合实际进一步细化完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处置措施,出台相关配套文件,提高操作性。

  江苏省八部门于2015年12月14日进行了转发,文件名为《关于进一步做好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处置工作的实施意见》(苏卫疾控〔2015〕13号)。距国家八部委文件时隔近两年,竟然只是形式化的转发,根本没有任何细化,只是变换了国家八部委文件中的部分文字表述!可想而知,这样没有提高可操作性的文件到基层如何执行?作为核心部门,江苏省卫计委既然出台了这样的文件,就应该督促并指导地方去落实。实际上有没有去督导?下级的徐州市卫计委、睢宁县卫计委根本就没有进一步细化,更不要说其它部门了。

  二、江苏省卫计委对省级及下级疾控中心监管失职,传染病监控取样及检验混乱,检验报告涉嫌造假。

  江苏省疾控中心出具的报告编号为“免(脊灰)检字2016第0039号”的两份检验报告书(粪便检验报告和血清检验报告复印件各1份,详见附件四)。该报告书存在以下问题:

  1、粪便报告中两份样品的采样时间分别为2016年3月18日和3月20日。受种者杨冬乐自2016年03月19日才到徐州儿童医院住院检查,即在杨冬乐住院之前不可能采集样品,不知3月18日的样品从何而来。

  再者,杨冬乐自2016年03月19日住院时,住院医生同时开具大、小便检验申请单,19日下午采集了小便样品(家属将采集好的样品放处置室冰盒中即可,徐州市儿童医院尿液分析报告单中显示接收时间为2016年03月19日19点21分),但一直无大便(可能因为小孩进食较少,加之有呕吐症状原因),直到3月21日凌晨才完成大便样品的采集工作,但仅采集了这1次样品(家属将采集好的样品放处置室冰盒中即可,徐州市儿童医院大便分析报告单中显示接收时间为2016年03月21日04点12分),即在3月21日之前无法采集大便样品。

  徐州市疾控中心所采的样品为两盒,是和徐州市儿童医院3月21日检验的样品同时采集,采集后无任何标识。样品的采样时间应是徐州市疾控中心后期随意添加。在徐州市疾控中心回复中解释采样时间是徐州市儿童医院护工口头说的,但未提供相关证明材料。传染病监测的采样是疾控部门的职责,医院只是配合,不应把自己的失职推卸给医院。

  WS294-2008瘠髓灰质炎诊断标准 附录A中规定,两份样品的采集时间应间隔24小时以上,即该大便样品的采集不符合标准规定。

  2、两份检验报告中主要试剂信息中部分试剂在其收到检验样品前已过保质期,如何保证检验结果的准确性? 具体检验报告中信息如下:

  粪便检验报告中:青链霉素保质期至2015-12;

  胰酶保质期至2015-08

  血清检验报告中:MEM保质期至7/2010;

  胎牛血清批号为080428,保质期为5年;

  胰酶保质期至11/2009

  江苏省疾控中心在回复中轻描淡写说是误用旧模板及日期填写错误所致。那么本次收样、检验、报告编制是否均为同一人?江苏省卫计委领导放心这样的检验人员吗?报告书有编制、审核、签发三级人员签名。各级人员是只负责签名不看内容?这样的管理体系领导放心吗?如真是误用旧模板,那我完全有理由怀疑自2009年11月之后的报告仍有“误用旧模板”情况,不知江苏省卫计委领导敢说“没有”二字不?再者,江苏省疾控中心是如何通过CNAS认可的?这样能ILAC-MAR认可?简直笑话!

  综合以上两点,很好地解释了为何确切服苗者疫苗株会阴性,江苏省糖丸异常反应病例(包括外省在江苏省监测的)为何几乎清一色“阴性”。由这样的机构来承担国家传染病监测工作,等发现时估计已经大流行了吧?

  三、对疫苗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工作未尽指导责任,乱排除乱偶合,打压伤残级别。

  可以归结为两种可能情况:一种是卫生疾控部门组织下的有意而为;另一种是参与的专家滥竽充数。国家八部委文件已规定:禁止任何接诊医生做出疫苗相关的诊断。把诊断的职责给了地方卫生疾控部门组织的“疫苗异常反应诊断小组”,理应组织真正懂的专家作出实事求是、科学、公平公正的诊断。那么,普通百姓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诊断吗?显然很难!相关部门非得一次次地折腾,为了给患儿抢救性治疗,已在四处求医而陷入苦难中的家庭,必须自学到不能被忽悠的程度才有可能得到公正!

  现仅列举杨冬乐这一例的诊断、鉴定过程,从发病到得到相对公正的鉴定结论,历时近9个月,其中我家庭所经历的折腾可想而知:

  1、2016年6月14日睢宁县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出具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书(徐睢异诊[2016]02号)(详见附件二),诊断结论以考虑格林巴利综合症为由排除。该报告是在调查诊断专家们连患儿都没有见过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再者,所谓的专家连格林巴利综合症和脊髓灰质炎都区分不出来?有意排除的意图太明显了!

  2、重新进行了一次调查诊断,2016年8月18日睢宁县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出具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书(徐睢异诊[2016]02号)(详见附件三),认定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但在根本未明确定级依据的情况下,打压性定级为三级丙等。

  3、2016年11月16日徐州市医学会出具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书(徐州预鉴[2016]002号)(详见附件一),认定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参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定级为三级甲等。

  四、对基层医疗机构疫苗接种异常反应诊疗知识培训不够。

  尽可能地减少疫苗接种异常反应,首先应保证疫苗质量并规范接种过程,但仍有一定几率的异常反应无法避免。这就需要医疗机构能及时发现,并抢救性地采取一些治疗措施,把对患儿的损害降到最低。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创业故事

友情链接

前沿趋势 建站技术 创业故事 资本动态 酷站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7 scxfdb.cn. 遂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展示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